网站首页 | 收藏本站 | 繁体中文 | 天机论坛  
   
当前位置:首页 > 天使人类 > 方灵一可(睿霖)专栏
钱颖的心路历程和接灵经过
作者:钱颖    添加日期:2010/10/31 23:29:18      阅读:

接灵到现在都快半年多的时间,可我一直没有能静心写下这条心路历程的状态。2010324日我接的灵,49日我写过一篇接灵日记,看了觉得思路乱,就一直没有想呈现出来。刚接了灵的很长一段日子里自己彻底没了思路,面对外面的世界非常迟钝只想回避,除了寒阳大哥和爸妈这里觉得安全放松,其他的地方都会莫名的战战兢兢,即敏感又非常脆弱,内心被惶恐不安笼罩着。大哥告诉我这是必然要经历的,而由于那段时间自己身体很差,根本无法承受任何事情,日子过的浑浑沌沌,度日如年。

如今我能重新回顾这段心路、走在正确的修炼路上、静下心来对自己30多年的人生真正有了反省能力、写出曾经我的那些莫名其妙糊涂的生活轨迹和前前后后的心情都得益于我的师兄寒阳大哥不厌其烦的真心帮助、教诲和宽容,从心底我很感激;还有吴姐机缘巧合的提点,在此我也真心的感谢她。

这样走下去或许有天我能真正明白摆脱困境、能不在给自己和他人出难题、能自信快乐平安的生活,写到这里一阵心酸眼泪止不住的流下来。

人生中的事情多种多样,说也说不清……

(首先我先来说说自己的家庭)

我生活在一个普通的军人家庭,有2个哥哥。爸爸很小就当兵,听爸爸说因为家里穷他又是老大。爷爷因为工伤死亡,当时爸爸还没有成家;奶奶是家庭妇女,爷爷的意外,给她很大的打击从此就一病不起,病了几年后也跟着走了,生活的重担就落在了爸爸身上,这些就是我知道的所有爷爷奶奶的事。妈妈告诉我时,听起来觉得象一个故事,或许今生我和爷爷奶奶的缘分太浅,互相都没能见上面,其他的就说不上来了。

我的外婆,祖辈里唯一有些印象的人。80年,我们一家随爸爸转业回上海,因为我太小,他们把我托付给在昆明的外婆照顾直到3岁。外婆很善良单纯同时个性很倔强晚年疑心病很重,宁可玉碎不求瓦全形容她比较合适。 听妈妈说外婆曾经受不了外公的背叛而自杀过,她一生都没有解开这个心结,生时即放不下外公对他无私奉献,同时也满腹怨气和愤怒,到死都没有原谅他,折磨的过了一生。回想起外婆对我说起外公的背叛时的那份痛苦和愤怒,还会觉得揪心,可惜当时我还年轻没有化解她的悲伤,只是觉得她好可怜;妈妈还说,外婆生前遭受过莫名其妙的事,吃过很多苦头,有一次昏迷了一个月,医生查不出什么原因也没有解救的办法,最后让家人准备后事,后来阿姨找来说是懂的看命理的大师来试试,死马当活马医;大师说外婆被死人的灵魂纠缠后来做了法,她又莫名其妙的从鬼门关回来,醒来她根本不知道自己昏迷发生过什么;听妈妈说这些心里觉得挺邪乎同时相信,因为这一切确实发生过。外婆过世没有痛苦,妈妈感叹说她老人家生前太苦现在终于可以解脱,说她一辈子没能享到福。

外公的记忆不多,除了少有的几次看到外公都是衣冠楚楚的,其他都是负面的传闻;因为大家离得远,很多消息都是断断续续,有天早上妈妈突然告诉我外公意外死亡没能善终,那一刻心里说不出的伤心和感慨。

爸爸是个责任心很重不善于言表同时很固执的人,早年的他性格很倔强急躁有点不近人情,哥哥们会因为些琐事挨打,我可能是待遇好些的一个,记忆中父亲很少和我们交流,每天都是早出晚归,回到家经常疲惫不堪。也许是生活的重担让父亲始终没轻松过,造成他的脾气会是如此;早年家里的气氛会挺压抑,爸爸回家我和哥哥们都不敢说什么,生怕做错了什么被骂或者挨打,那时的爸爸很少笑,很难亲近;同时爸爸又总是把别人给的东西哪怕是一粒糖都带回来给我们,吃饭时什么好的都先顾着我们和妈妈,对于外人的求助他始终很热心尽力,而且不计回报,因为如此他在外有个好名声;不过对于家里和我们的事情,爸爸有时会不耐烦,这样的反差令我很费解;还有爸爸心软很容易相信人,所以他也会被别人骗,买到假货,帮了不该帮的人,感觉上爸爸的个性非常两极分化。好在晚年他变了很多虽说交流依旧少,但他的固执中和了很多,对我们也慈爱了很多。

我亲爱的妈妈,长在美丽的城市昆明。妈妈很强势倔强同时也有点孩子气,可以说爸爸今天的地位没有她坚强的支撑和百分百的理解是不可能拥有的包括我们家的今天。她的性子很急,一直以来都觉得妈妈很硬,体会不到柔软的东西,想和她亲近不是很容易;她倔强强硬的处事方式有时会令我感到要窒息,但有时她无私的付出又会令我感到感动,早年和她发生冲突时这两种心情就会折磨着我,曾经尝试了很多方式调整,但效果甚微,当时我很想离开家走得远远的。

记忆里爸妈的处事方式很少有鼓励认可,多半是指责,虽然每次都会说他们的心是为了我好,可惜这样的方式不但没能帮助到我反而会打击我的自信心,觉得自己缺乏疼爱和温暖。

爸妈的爱情让我很感动,妈妈说他们的路走的很艰辛,先是结婚时外界的各种阻碍;到后来一次抗洪的意外使爸爸腰部受伤曾经瘫痪在床4年,那时大哥很小,二哥和我都没有出生,后来他又奇迹般的重新站起来。80年转业地方,安排工作因为受过伤被人嫌弃,好不容易安排到学校印刷厂,因为爸爸非常努力,很快就被提拔,日子似乎有了点转机,这一切他付出了自己的全部精力,但是由于爸爸不懂地方的人情世故,工作的道路几起几落,坎坷艰辛。这一路上如果不是妈妈坚强的支撑和陪伴,真的很难想象爸爸是如何挺过来;早年的他经常因为心脏病住院,有2次病危通知,可能当时我自己太小意识不到会有怎样的后果,只记得我经常陪着妈妈去医院看爸爸,也陪着她去学校为爸爸讨公道,现在想来当初可能会永远失去他。他们之间最激烈的争吵除了我们的教育方式特别是大哥;再有就是因为他不懂得爱惜自己的身体。

大哥的人生也非常坎坷,年轻时起起伏伏很多次,早年大哥挨过爸爸很多打,妈妈劝过也吵过很多次,可爸爸依旧如此。大哥后来就经常不回家,知道他消息最多就是闯了祸,所以妈妈最初从担心到最终害怕,极端时希望他死了,这样也就一了百了。妈妈说大哥小时候经常背我,那时没有意识,有了点意识就见不着他。所以我和大哥没有机会真正走进过。大哥曾发生过车祸,从此喉咙伤了有点哑。感觉和他心在一起的有两次,一是他车祸我为医院的冷漠和医生大吵,还有就是在学校我被人欺负他替我出头。曾经想走进大哥,但是我俩始终不在一个轨道上,所以我俩之间的情分很淡。

二哥的生活比较平稳,已经成了家有了宝宝。小时候他一直会排斥欺负我,可能他心里觉得我的存在会令他被爸妈忽略,虽然我俩朝夕相处近20多年,可我俩之间除了吵闹几乎很少有敞开心扉的时候,严重时会大打出手,如今大家不会争吵,但是情分依旧淡漠。

我不知道这一切的缘由,看到这里大家一定会觉得怎么一家人会是这样的情形,我们家5个人,很少有在一起促膝而谈和乐融融的时候,30几年我从来都不明白,只是现在我越来越能放下,一切都随缘。

(现在说说自己的经历)

3岁之前在昆明发生过什么基本记不清,唯能模糊记得自己经常看着姨妈会情不自禁的说你是妈妈。后来妈妈告诉我,外婆发觉我经常哭个不停,发自己脾气严重时扯自己的头发,就打电话告诉妈妈一定要把我领回去,觉得可能是太想她了。现在我会告诉自己和别人,如果有了孩子一定要领在身边特别是小的时候。

回上海,有一段时间我经常晚上做恶梦,不是哭醒就是惊吓的叫醒,整个人恍恍惚惚,而且特别能睡觉,一般闹钟根本换不醒我,所以妈妈每天早上会很不耐烦的用高声贝叫我起床,每听到她的这种声音都会让我很惊恐且烦躁不安。小时候经常幻想,刚遇到一个新事物就会联想翩翩并且按幻想去做事待人;好奇心很重,学过不少东西,但是没有一个坚持下去;考学时我学着画画,本想学设计,但最终爸妈让我去读会计,结果学校读了4年,到毕业会计依旧是一知半解,毕业后又确莫名其妙的进入银行,别人都羡慕我,可我并不快乐也不在状态。

临毕业开始了第一段感情纠葛,分手时对方差点要了我的命,最后在家人庇护下才解决,那次的事我头一回感到我们家5个人的心在一起。没多久我差点被毁容,真是祸不单行,刚进银行参加运动会,单位非要我参加消防接力比赛,后来发生意外被火熏了,幸好火没有直接烧到脸上,那熊熊大火串到面前高于头顶,我立刻被熏倒昏了过去,醒来时一脸都是黑的,头发眉毛都烧到,幸好那次及时的处理和爸妈精心的照顾整张脸换了层皮没有留下疤痕。但这接踵的事情在我心里留下了阴影。

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重新上班又遇到第二段感情纠葛,开始以为可以从此开始快乐生活,可后来的日子生不如死,那个时期精神到了崩溃的边缘,感觉一辈子的眼泪都用完了,整个人全都乱了心理、身体、精神都垮了,后来住了医院,头一次觉得自己到了鬼门关,而那时我才23岁,太黑暗的日子。现在回忆那时我一定是抑郁过,和外界几乎是隔离起来,家人不懂怎么帮助我,我生活得如同行尸。

年轻的我感到生活是那么地沉重,就这样20几岁的我被命运无休止的折腾着,成天精神恍惚。忘记是哪一天,看见镜中那憔悴不堪的我神情那么的忧郁痛苦,就在那一刻心里冒出一个念头:“难道这就是我的人生,我的生活,如果是这样我宁愿去死,一定要改变重新振作起来。”后来我学会了上网聊天,对着陌生人宣泄多少改善了我的状况,之后又不分缘由的去外地散心离开上海,每每离开上海我就感到能呼吸,那时家人很不理解,而我回避着家人依旧如此,我知道如果不发泄出来一定会发疯,如今想来,那条路是救了我但同时把自己推向另一条可能有危险的路上,人生真的很凶险……

宣泄了一段时间后, 我依旧想改变自己的命运,摆脱这一切;所以就学别人做生意,24岁在银行的同时租了店面做服装,结果那年遇到SAR全部亏掉,损失6万;在后来和朋友一起投过客栈,结果客栈还没经营就被人骗了转让费,损失4万,交友不慎;尝试依旧是失败,20多年里感情、工作、身体没有一样幸免,不仅耗尽了自己的钱还搭上了爸妈的积蓄。

为何是这样的人生?我心灰意冷难以安抚自己那颗支离破碎的心, 我也努力过挣扎过,也放弃过重新开始过,可是这一切的一切依旧是那么无望,不知道这一切该由谁来负责。我想如果不是知道关于神灵的事情,也许这一生我都会在不断的轮回里受煎熬无法释怀。

后来我开始对哲学类的书籍感兴趣,希望从中找到解答,能有方法看清这一切让自己过上平稳快乐的日子;那些励志的书的确让我的心灵有了释放,可是出路依旧茫然,我依旧两手空空。

命运的第一次转机

人生无常06年对我来说是个转机,心中对真相的渴望和想改变的我,无意间收到一封关于NLP(整合身心灵的课程)的推广信,内容介绍说可以了解真正的自我,就这样我花了昂贵的学费去学习,体验式的教学让我第一次了解什么是身心灵,第一次了解什么是自我修炼,那次课程后我感到自己封闭的心打开了,里面的垃圾倒了出来,身心放松了很多,我非常欣喜;接着越发不可收拾,又学习了催眠,那是一次心里治疗,一次很畅快的心灵释放,我感到蒙蔽在心外那些重重的壳开始脱落,心中从未有过的舒心。课程结束后,我把学到的方法用到了自己和家人身上,渐渐的和家人的关系发生了微妙的变化,特别是和妈妈之间,可以说那时起我走上了修炼之路,开始懂得自我觉知和观察,发觉自己慢慢能安静一些,自信心也有了一些,第一次意识到只有自我修炼有能以平和的心去面对人世间的酸甜苦辣,才能在世间找到快乐。

 但是修炼之路并非想象的那么容易,我也看到这个领域里邪恶的人事,有段时间自己急于改变而变得盲目自信,也许这些都是后来修炼之路会走得那么反复艰难的原因。

真正的修炼之路

大哥寒阳,我们很早就认识,在我心中他是一个待人真诚仗义直率但不太容易接近的人,一位有思想值得珍惜的朋友;早年的认识也没有想到会和修炼灵性道路有关。直到07年,因为一个我们共同认识的朋友要离开上海,我们再一次相聚,那天的见面知道他最近在写一本书《天机》,我和朋友整晚都在听他说关于写书前后发生的离奇事情,也是那次我从大哥那听到关于吴姐通灵的事情,分开后冥冥之中觉得自己还会去了解这一切。之后没多久去大哥家就遇到了第二天要走的吴姐,也许这一切都是冥冥中的安排,看到吴姐没有感到很陌生,她非常朴实但神情里露着忧郁。我整晚听着大哥和吴姐之间的对话,大致的内容都是关于吴姐经历过的离奇的事,看见大哥问事情,吴姐提笔就写下那些文采很美的古体诗,当时就闷了这个世间真有这样的神人,那晚我也请她帮自己看为何生活如此坎坷,吴姐和一直跟着我的灵用意识对话,还做了处理,经历着这一切我似梦似醒,不知所云。等我要离开的时候,起了一个念头,想请吴姐帮自己也查查是何来历,当时的心情既激动又忐忑。

吴姐诗的内容:

铜笛生道坐月天,寒龙冷略威其寒。

天马坐月何所惧,生到天津各及艳。

拿着这首古体诗,我一头雾水,根本看不懂,吴姐写完就忘了内容,说只有大哥能解,大哥拿来一看惊诧的说:“啊,原来你也是月”。吴姐说我是六月。说实在当时对什么日月根本搞不清,听大哥说过一些,象听神话故事,万万没想到和自己也有联系,自那次后我对灵的事情就越来越感兴趣;也许今生和大哥的缘分,真和我们的灵曾经是一家人有关,我被眼前这不知所云的一切深深的吸引,将信将疑。

由于自己的知识太浅,最初的理解都是一知半解,每个阶段都象碎片一样一点点知晓;我经常去大哥家听事情的新进展,等到书快完稿的时候,大哥告诉我上师说书的出版会经历磨难,有一股邪恶力量会阻止这本《天机》的出版,但书的出版很重要的,而且一定要在0710月前出版,它的出版对于整个人类都有意义,当时不敢想象意味着什么。

此时我非常想帮大哥一起完成此书的出版,当时国内没有出版社敢出此书,大哥就在香港找了出版社,终于《天机》有了刊号,但印刷仍旧没有着落,我想找爸爸他学校对口的印刷厂出版,爸爸知道后联系了和他们一直有合作的印刷厂,原以为一切会很顺利;我和大哥同对方见面谈妥了后,大哥当时就付了定金,可是后来对方反悔价格,说是此书的内容编排很复杂要提价,再后来又说不给出但是也不退定金,最后大哥放弃了定金,重新找了一家小印刷厂,就这样《天机》终于如期得以出版。期间发生的事真应了上师的预言。

刚拿到《天机》翻了几页觉得是天书,没法看下去,到现在我都没有完整看下来,不过终有一天我会读完它。

因为《天机》我也有缘认识了其他日月的兄弟姐妹们,有可可、沈哥、黄春、寿寿、黄鹏、海燕和王母的女儿陈瑜胤,他们的友善令我感到无比的温暖,就如一个大家庭,现实中对自己家庭的那份期盼真会在这个集体里感受到,我感恩上天的赐予。

随着事情一步步的发展,我知道了天使功,可我一直没好好练,每每坐下来心思就走神,很难入境,大哥对我这样的状态好声劝导过也严厉批评过,而我。。。我。。。依旧进展的缓慢,也许是我的业力太深,自己始终在原地打转浑噩不清。

慢慢的我知道了日、月、天皇、嫦娥、后羿之间爱恨情仇错综复杂的关系,最后天皇大怒扣了嫦娥和日月的灵。刚开始大哥说要去新疆挖宝——成吉思汉女儿的墓,要去挖宝听着觉得象故事,云里雾里。后来慢慢的解密才知道挖宝是假放灵才是真,那个地方在新疆昆仑山脚下,而那里有成吉思汗女儿的墓,至于那和放灵有关是因为那一世嫦娥的灵转世做了成吉思汗的女儿,而就在那一世被扣了,一起的被扣的还有她的儿女日月们;听到大哥说这些和吴姐查得我的灵曾经是六月,所以当知道大哥真的准备去新疆放灵时,我毅然决定参加。

084月我去了新疆,参加了49日的放灵;这次之行我认识了更多的日月兄弟姐妹们(谈姐、俞兰、马哥)还有嫦娥(陈丽)。如今回想起那次的经历犹如做梦,记得最清楚的2件事,一是那天放灵经历了风、寒、雨、太阳这几种不可能在几乎是一个时刻出现的自然现象,还有天空盘旋的老鹰。那天的仪式很严肃郑重,大家都穿着统一的服装,每一个步骤,都是严格按神灵的旨意进行,我们大家对着天地三叩九拜行大礼,过程圆满完成。仪式结束是我举头看天,刚才还乌云密布的天居然开了个口子,太阳出来了,而且感觉那样近。二是去放灵前从外地来的日(马源泽)、月与大哥、陈丽之间的纷争,有意思的是在放灵当天我们一群人活生生的从马源泽面前走过,他竟然完全没看见,之后大家议论这事都觉得蹊跷弄不明白,或许这些都是天意。

修炼的路途是痛苦艰难的,虽然我介入那么多,可自己的进步依旧缓慢。不过我心里从此有了新的家,有了灵魂人物大哥,在这里有真情和帮助,这种归属感现实里是何等的福报啊。

新疆回来后大家经常聚在一起琢磨着我们的使命,听着很伟大,可没人知道是什么,过程中大家都奉献着各自力量,或许机缘天意没到,现实里的事情一直没什么起色。大哥依旧做着自己的研究,勤练身体,他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好,人比几年前都要显得年轻有活力,看在眼里都替他高兴。

我呢依旧后知后觉,前进的缓慢;现实里工作开始碰壁,生活压力感到越来越大,大哥很多次劝我要懂得放弃懂得退而结网,可我确始终没有做出舍弃的决定,在这个没有结果的局中来来回回,耗尽精力和时间,可能是自己各方面的匮乏使得我没勇气放弃,或许也是走上了修炼之路会不忍让父母再来承担我的风险,就这样我艰难的维持着,希望能有转机。

099月我认识了大哥查出的另一个六月钱敏,对于她的印象说不上来。后来知道她接了灵,她说我也可以,只要自己好好练功,那样就可以认祖归宗。或许真是和她同一个灵的原因,有天晚上我感到身上被附体一样,一股强大的力量从我身上经过,第二天我告诉大哥才知道昨晚钱敏接了灵;

910 记下了六月的灵对我的期望:

风雨同舟长途共走原意多悟,真传有上和略其择人生定夺,

为佐话端有取有落,难途择定有颜亦存,感慨颇丰圆取自灭,

有得有失才为人生,天举路途生事端,人颜有落话语权,

和事真颜把事做,有道修炼才可现。

(警记,铭悟于心)

钱敏接灵后我问大哥何时自己有这缘分,他说机缘未到心性不够。心里有几分委屈但也有自责,可能我始终没有很虔诚。

10月我知道大哥召集各界通灵者在大连参加国学研讨会,我依旧积极地参加。大连之行的最后几天我发生了奇怪的事情,好几天我觉得自己是旁观者。就在1024日,那天的主题是大家各显神通。我突然感到也想写点什么,就莫名其妙的写了好多文字,下面附上

1024

今生自有缘定成,世间修得命里缘,

来来回回起伏起,莫叹世间无常在,

无常来时心莫怕,坦然面对心无愧,

今生纠结自由因,莫忍心中苦难多,

一切都因曾经事,了却心中往事纠,

自有花开明了时,一切都在尘缘中,

来来回回有心在,未了之时莫强求,

强求得来苦中苦,放下执着光明在

吾儿心中情意在,自会前来和儿聚,

明清前往辉煌时,稳若泰山心中留,

凄凄切切莫名伤,心中开怀乐其明,

有天来时心中留,自有天意会来时,

儿时之时定有期,自有路途回家还,

儿等久等莫怪父,只因安排有规划

大事成就需忍耐,尘埃落定有归期,

自古英雄出少年,日月共天共齐心

定能成就未来事,友谊长存心中留,

切莫攻心自留欲,切莫攻心自留欲,

有望近期开天示,父皇看在眼里清,

自由安排莫焦急,定下心来静等候,

有缘自在此时中,天机待开有期程。

东明之人需领队,日月齐身共随后

今生使命需完成,天庭安排回家去,

高高兴兴见父皇,父皇自有赏日月

论功行赏不偏心,切记,勿念!

没想到自己也逼出这些字来,或许接灵的机缘就要降临在自己身上,说实话对于接灵我没有特别的祈求,心里有份担心,怕自己没有能力去分清和把握这一切。

后来发生的事情也奇,自我会写的那天后,黄春和钱敏都鼓动着我接灵;我问大哥是否可以,他仍旧觉得机缘不到。又过了一天黄春和钱敏再一次说要让我接灵,我问大哥答应没,他们说让我们先准备着在等大哥来,之后我犹豫的答应了,那天我们在佛教徒的佛堂那坐下,当时沈哥寿寿也在,黄春和钱敏开始用灵对话,可那天我感觉不舒服,有点不安,黄春想让六月的灵到我身上,没有成功,问六月为何?通过钱敏的口六月说不愿意上我的身,不知道为何我也一样不喜欢钱敏口中的六月,这时大哥进来看到这一切,突然严厉的说:“你们在干什么呢?”黄春回答说准备先试试再等他帮我接灵,“我不接,万一出了什么岔子,你们负得了责吗?”大哥激动的说。当时自己下意识也想放弃,就这样那次没有继续下去。如今想来那天没有大哥及时制止后果会是什么,真不敢说。如今的黄春和钱敏发生了些变化……

大连回来后,大哥让我坚持练功,我依旧处在现实工作的取舍和对前途担忧的内耗里,练功断断续续。就这样时间一天天过去,09第三季度,本来对我有几分赏识的领导突然变了,因为和其他人利益的纷争,我成了她们之间的牺牲品,她在我后面动手脚,让我直接损失了近2万,这些更是让我雪上加霜。那次也是大哥及时的提醒让我当下就知道了原委,虽然损失了钱但没让自己继续被蒙在鼓里。这个事端把我推向了生活工作危机,之后我碾转去了另一个分部,但是银行的工作一样没有起色,到了年底我危机加重了,开始失眠,生理机能又一次混乱,我感到生活很无望,整个人的精神开始恍惚,身体差到了极点,去看病医生把我当抑郁症来治,开了一大堆的药,家人知道后没让吃。这一年的生日是我过的最糟糕的一个,那种状态估计看到的人都无法言语。我感到自己又离死亡很近,求救大哥,他说先把这事给处理了吧,不然一切都免谈,我接灵前几乎是找大哥来救命的。

2010310,真正接灵前,我记录的一首诗:

明眸阳光何事求,笑看吾家落满堂,

今朝有应何时还,定能还魂需自勤,

六月一家何时聚,分分合合未了结,

倘若归来心相应,迟迟不来有仙家。

无量天尊

324,那天心口一直堵着慌,感觉就是要找大哥,就打电话给他,大哥说今天接吧,本想早点,结果银行的事给耽搁了。下午4点才到大哥家,大哥觉得这个时间不合适说到晚点在接,知道自己要接灵,就想通知让沈哥寿寿师兄可以来助阵,给我打气,不巧沈哥电话不通,后来他发来祝福短信。5点过,大哥开始练功,我就跟着一起练,大哥家里气场非常强,在这里练功我能安定安心下来,可能身体太糟糕,练着练着就犯困,索性就休息一会儿。6点过师兄寿寿来了,我们随便吃了些东西。

大约晚上8点过,大哥说开始吧,我把买来的供果洗干净摆在大哥家的供台上,大哥在上方仙香炉里点了4只香,在下方仙的香炉里点了5只香,接着念了一段咒语,之后让我在此前磕头,我就对着上方仙和下方仙面前各磕了3个头。接着大哥另起了一个供台为迎接今晚要请的神灵,我在上面也放了供品水果,上了香,对着供台磕了3个头,之后我做在大哥供台的面前,闭上眼睛做好手印,这时大哥开始说宇宙语,音律很神奇,听起来很厚重,我感到身上有很强的能量在流动,声音在我周身环绕着,听到音律高昂时会感到心一紧有种很深的悲伤很想哭。

宇宙语持续了一会儿,大哥开始说话:“今天钱颖将来认祖归宗,希望诸仙家能认领这个徒弟,帮助她成长,那么接下来的过程能顺利进行,如果弟子钱颖认祖归宗了,将永远供奉神灵维护队伍的一切,诚心于此”。我坐在供台前,深深的呼吸,如平时练功一样,慢慢的把心静下来,让自己放空,让那些担心恐慌的自我意识放下……
  “开始吧,诸位仙家都已经来了,那么就请吧”,大哥说道。这时感到一股力量上了我的身,头很重很重,大哥用宇宙语说了一串听不懂的话,这时我开始左右摇摆,头很重,自我意识很低,“这是哪位仙家啊,报上名来,”大哥说道。我依旧身体摇晃着,嘴里还开始嘟嘟囔囔的说了些不明白的话,似乎也是宇宙语。大哥反复问:“是哪位仙家啊,说汉语”,“情圣”从我嘴里蹦出个名字。“情圣是谁啊?”大哥接着问“嫦娥的丫鬟”从我嘴里蹦出来。“你是冤情债主吗?”我边摇晃边嘟囔着说:“是,我是月老的孙女,妒忌嫦娥”。“为何啊”我摇摇晃晃说不出个所以来,“那好吧就打表送你走吧”张哥说。

“下一位仙家是谁啊?”大哥接着问。我又感到一股力量上了我的身,又开始摇头晃脑的摆动,“王母娘娘”突然口中蹦出几个字来,“王母来了啊,”大哥说。可我感到这位仙家很反复,一会儿又说是三月的女儿,问具体是叫什么,硬是不肯说。“你是不是冒充王母娘娘啊?”大哥问道。哈哈我不由自主的笑起来,大哥说中了。“你是不是冤情债主啊?”大哥问。“钱颖没有主心骨”上我身的灵说。“那她最近被磨得厉害是不是你干的?”大哥问。“嗯”这位冒充王母娘娘的灵承认了。大哥说:“算了你别折腾她了,我送你走吧别磨了。”我摇晃着慢慢停了些下来。

“接着是哪位上来了啊?”大哥接着问。我又开始左右前后的摇晃,这次感觉气场很强。“这是哪位啊?”大哥问道。“无量天尊”,我蹦出几个字来。“哟,是天皇来了”大哥说道。“我来凑热闹的”无量天尊说道。 “来凑热闹的啊,那有什么关照的吗?不然就送您走啦”大哥说。无量天尊半天没说出什么。大哥接着问:“你们啥时候帮我们好起来啊?”天尊依旧没有说什么。“那好吧送走无量天尊了”,大哥说道。我又感到一股力量,“你是谁啊?我发出低沉的男人声音说道:“天皇”“您怎么还没走啊?”大哥问。“我还有话说呢”天皇答道。“张东明你辛苦啊,做了那么多事情,未来的路途一样的艰苦啊”天皇说道。“那你们帮帮我们给些能力吧。”大哥说。“哎,我们是2个星球不同世界很难啊,张东明你的作为我们很肯定,我们只能在修心性上帮助你们了”天皇说道。“那黄春的事是怎么了?”大哥问道。“哎心性好表现才会这样,由他去吧,能不能转变就看他造化了”天皇说道。接下来大哥送走了天皇。

“接着下一位”,大哥说道,当下我双手合十放在胸前,深深的鞠了一个躬。“哟,这是哪位仙家啊?”大哥问道。“观音的童子”仙家说道。“那观音来了吗?”大哥问。“来了”,仙家回答说。接着观音来了,“众生皆苦啊”观音感慨的说。观音和我们队伍的兄弟姐妹关系很好,原来一直听大哥说过,今天降临倍感亲切。观音说了众生皆苦后就没说其他的了。

“下位仙家是谁啊?”大哥接着问。这时只感到自己的身体不由自主的舞动起来,全身如跳舞般的扭动。“这又是哪位啊?”大哥问。“我是六月”仙家答道,噢我的元神来了。“钱敏是怎么回事啊?”大哥问道。六月半天没说话,只说了如果要帮她就要看她造化了。“那大连是你吗,那次到底是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大哥问六月。“不是我”六月坚定的说。“那以后你要多帮助你的弟子钱颖保护她”大哥说。“这条路非常凶险啊”六月说道。接着大哥就送走了六月。

“还有哪位仙家吗?哪位在啊”大哥问。一股力量又一次上了我的身,双手合十,“你是哪位?”大哥问“我是释迦摩尼”一个低沉的声音答道。“噢,那阿难,阿玉王是怎么回事啊?“大哥问道。“他们不关心真相,只关心利益,我今天来这是找有慧根的人的”释迦摩尼说道。“那谁有慧根呢?”大哥问。“张东明、吴艳华”释迦摩尼说道。“那钱颖有吗?”大哥问。“有一点点”释迦摩尼说。他一直重复着说今天来找有慧根的人。接着大哥送走了释迦摩尼。

“下一位神仙是谁啊?”大哥问。身上感到又上来一位,身体又开始左右晃动起来。“你叫什么?”大哥问道。“我。。。我是嫦娥,我已经恢复啦,一切都可重头来过”她断断续续的说。“好啊”大哥迎合着说。我仍旧晃动着,嫦娥又重复说我已经恢复了,一切可以从头来过。“好的。。好的”大哥回应着说,接着送走了嫦娥。

“下面又是哪位仙家啊?”我低着头在等着,过了一会儿一股力量上来了。“这是哪位?”大哥问。“我是太上老君,这里太多浑浊的东西了,如今是一个新的时期,到处很混沌,”太上老君说。“你怎么知道?”大哥说。“观察一切就都知道。”仙家说道。说完我摇摇晃晃他没有在说别的,大哥送走了太上老君。

“下面是哪位仙家啊?大哥接着问。又是一股力量上来了,“请报上名来”大哥说。“我是华佗,救人一命,深造七级浮屠,如今很多都是大病怪病,要修心修炼,善待自己的生命”华佗说道。“好的,修心修炼,善待自己的生命”大哥迎合着说,说完送走了华佗。

“还有谁啊,哪位仙家在?”又是一股力量上了我的身。“这是谁啊”大哥问。“我是天后”“天后也来了啊”大哥说。“不要患得患失,相信你所经历的一切,要互相扶持”天后说道。“好”大哥回应到。“相信,相信,要相信这种力量和能力是其他人没有的,是奇迹。”天后说完这些话后就走了。

“还没有其他的仙家了?”这时感到大批的仙家都来只是依序说了个名字,有普贤、文殊、地藏王、弥勒佛、玉皇大帝、西王母、唐三藏、孙悟空、八戒、沙僧、小白龙。之后整个接灵仪式就结束了,前后点了3柱香。

我感到非常非常累,这些能量一股脑压到我的身上感到有些承受不了,头如顶了很重的帽子挺难受,大哥也累坏了。我们休息了一会儿,之后大哥写了首对联

上方仙对联

帘求争岁人上路已走天端

逢问努地神下怜下关地胆

      上下求同

下方仙对联

飞缘天庭顾盼端正人伦

打地三尺辉煌行走天道

     前程似锦

写完对联大哥给我出了考题:一得天求寒阳问路怎求上天

让我对着这句话写诗,我脑子想了一会儿写下

     
         今日接灵何处是,笑看谁家落有情,

     天接地下何时聚,只问吾心有无悔,

     悔初今日何所惧,放开负担轻上阵,

     心存感恩路上走,定能花开又一世,

     寒阳领路各追随,日月齐心走上端,

     心中淡定稳中稳,一切定能云开雾,

     天上人间疑问途,路在脚下稳中步,

     自古英雄何无折,笑看人间潇洒过,

     人生无非分合状,缘起缘落各有定,

     顺其自然把活干,明明白白活一世,

     天晴云开阳普照,春生雨露萌芽开,

     花开花落愿谁起,自有缘定明了时,

     舍得舍得才为本,本始未了各有定,

     切记,切记!

写完此诗心中万分感慨,读起来即感觉在安慰我同时鼓励着我们。大哥接着写完我的供奉,让必须3天内供好。此刻已是深夜,我们都很累就各自回了家。那天回家怎么睡下的我都记不清,一觉醒来只想去大哥家感激这位解救我的恩人,到了大哥家我对着他就磕了一个头,大哥赶紧扶起了我,我的心情很激动,只是说不出什么言语。从大哥家出来我赶紧把昨晚供奉的纸给塑封好,回到家找了一个背东朝西的位置供好,放妥香坛和供品。
    从此我不仅有大哥的引领还有了自己祖先师傅们的保护。接完灵的很长一段日子我的脑子依旧短路,不过内心确越来越踏实安静,随着身体的点点恢复,练功的效果也开始有了,如今的我越来越能克服恐惧,练功也能天天坚持,这样走下去有天一定能云开迷雾见到太阳。

写完这些文字后,我的心很沉静,在此我再一次感恩大哥寒阳一路的引领,也感谢那些给过我帮助的兄弟姐妹们,张哥、谈姐、可可、沈哥、马哥、寿寿、洪伟、黄鹏、海燕、于兰、陈渝胤等,没有你们的包容和鼓励就没有我今天的反思。我会一直在修炼道路上行走,期待心中太阳出来的那天。
    在此我祝愿亲爱的兄弟姐妹们吉祥安康!

双手合十,深深的鞠一个躬。

附上接完灵后43  记下的诗

花落谁家何所应,舍去心来妄自念,明朝回还需自勤,大哥有心你去寻,

放下尘念归佛门,定能心开心相应,修炼之事不可怠,天天积累月月修。

20101031

钱颖   上海

上一篇 : 练功日记-茹迦——2010年10月28日星期四 下一篇 : 请天皇对 钱颖有何教诲
     
 
说天机道机密天使人类提升依,神可依人合一春风送暖白阳起。谈转地论法理替天行道都问底,人聚齐行归礼求真奉献爱满堤。
佛根强道根壮天人应天都帮忙,寻祖乡向中央三皇五帝回吾疆。修心性练性命万法归宗科技强,撤六道归净土日月同辉万古扬。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本站声明 | 友情链接 | 网站留言
© 2008-2016 天机网. 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鄂ICP备102062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