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收藏本站 | 繁体中文 | 天机论坛  
   
当前位置:首页 > 天使人类 > 百家争鸣
天高云淡接灵笔记
作者:天高云淡    添加日期:2015/6/8 13:38:13      阅读:
天机心路-------天高云淡接灵笔记

    一个月过去了,有些事情总是要告一段落的。说说我与天机吧。

    三月三,仙神吉祥日。今年临近这个日子,我有了接灵的冲动,很强烈,于是上班的路上鼓起勇气拨打了电话给寒阳老大。那一天的天气,刚经历了沙尘暴的洗礼,春光明媚,天蓝植绿,一片祥和;那一天的老大更加亲切,刚一开口便说出了我的意图,就那么顺利,愉快地做了决定。我忍不住的兴奋,在朋友圈记录了那天是个好日子,心为之陶醉。
    来天机,归家路,我走了好久……
    自小喜欢神话故事。传说的启蒙来自于大字不识的父亲,知道了天上的银河是王母娘娘一挥手,牛郎就担着儿女望星斗,甚至好奇地躲在葡萄架下听鹊桥对话。迷恋上了星空和神话,传说、影视、外星人、网站、BLOG以至兴趣群,寻找的脚步从不曾停下。
    记不清走了多久看了多少,偶然的看到了介绍李翔麟老师的内容,提到了老大张东明,还有老师的小弟子黄春,那时不记得有天机网站。怎样联系上的老大记不清了,大概2009年我进入了天机兴趣群,成了一颗种子,多年未发芽。
    生活中的我观念传统,做事认真,较为理性,但心从小到大都没有归属感,不知哪里是我的家。对于自己不能认知的事情不轻易肯定也不轻易否定,学习中成长。寻找心路的过程,零星加入几个群,很快就会退出。来到天机,起初两年不说话,只是看着……感觉乱哄哄的,却从未想过要离开,有时会觉得自己在这里有些另类,说话合不上大家的拍。近两年自己愿意说话了,意见相左也会说出自己的看法,因为争执还曾被老大踢出,又拉回。缘,扯不断,踢不走,就这样,走到了今天。
    我的人生经历一直很是顺利,每到关键时刻似乎总有贵人相助,一路走来倒不知辛苦为何物,上天对我的垂爱,让我加倍珍惜,感恩的心片刻不曾忘记,热情阳光成了自己的标志。也许太过顺利,也许需要成长,近几年上天给了我一个又一个的考验,工作、生活无不发生了变化……人生历往中也伴随着虚幻的内容。儿时普通的病不能普通治,找到顶仙的师傅偏方银针神奇治愈,这件事在少年记忆打下深深的烙印,相信其他物质的存在打下了基础。自己的人生关键转折点总会伴有莫名的梦,过后总能得到验证。那时,较少做梦的我不懂何为灵性,只认为是梦,除了关键转折点,陆续也有梦。刚毕业工作时,连续几年在清明节前会梦到周恩来或者毛泽东,每年会是不同的人,河边、玉渊潭等地就会在清明有我悄悄去祭奠的身影……有一次的梦中,似乎是一个遥远的星球,毛泽东在梦中为我排除细菌,我梦醒后狂吐两天,干呕,家人还以为我怀孕了。从未去过毛主席纪念堂,有一年春节的某天早上,还是梦,毛主席向我要红烧肉,到客厅和母亲说起,话未说完,弟弟从另一个房间走了出来说姐我们昨天去的,还带回纪念堂介绍资料,瞬时我似乎明白了梦的由来。梦一个又一个,伴随着我寻找归宿的脚步。4月7日(农历二月十九)那天早上,据说是观音菩萨生日,微信上点开别人发的观音心咒,以前从未听过,听了两句就进入了梦境,观音菩萨来到眼前,开示人生,几分钟后走出梦境。当时无解,后来的生活再次被验证,那是预警。在三月三接灵前又是梦,那个梦是行路的意外,因为太接近现实,没有在意识上引起注意,可去上海的路上又再次被验证。就这样,梦伴着我一直走在寻根的路上。
    记得是2013年的一天,老大在群里和大家聊天,说到了灵性,因为当时的一些反映,我也好奇地问老大,我的灵是谁,为什么我会有这么大的反映。那一天我知道自己也是这里的人也具有灵根,于是我写下了:
你们来了,脚步说不上是轻盈,这里陌生,你们初醒,而我却还懵懂,周围的一切你们都好奇,看到的现象可能糟糕,不适应,也就有了我几年的纠结旅程,我们暂时不是和谐体,彼此都在寻求着环境,也许曾经,似曾相识的心路路程。      
    你们来了,我紧张而荣幸,缘不期而至, 历经风雨仍会欢迎,到现在我还不能认知你们是谁,在以怎样的方式和我共生。我爱你们,用我自己的方式,过程有时难堪,但请多一份包容。成长需要时间,唯愿是以最小成本,你们不适时请用我能明白的方式提醒我,我的不适也会自己调整,今生我们和合而生。
让我们温柔地相爱,缩短融合的过程,我彻醒,你如梦。

    在这之前从未练过功,一个群内骨灰级的人就那么傻傻地浪费着时间浪费着生命。后来我开始了练功,症状明显,自身或家庭,因孩子尚小,走走停停,这些也成了自己偷懒的借口和理由……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就这么着混在群里。心里有莫名的肯定,自己属于这里,属于这个群体。2014年的元旦,理性的我做起了冲动的事情,聚会日期确定,我义无反顾订好了到上海的往返机票。到了中心,我像是到了家,众多的兄弟姐妹我丝毫不陌生,这都大改我平时的作风,因为陌生人较多时不是必要,一般我都是旁观者,不愿意多说。2015年的元旦,事情一堆,虽说订了机票又时刻做着退票的准备,因为归心似箭,那一天安排好当日公司搬家的事情,毅然来了趟说走就走的旅行。就这样,日子流水般到了现在。

    三月初二,我到了上海,住到了天机中心的楼下。可这来往的一路并不平静,我似乎在与时间赛跑,来与往都要分秒必争。
那天早上,是个周一,我竟然磨蹭了,地铁换乘我不熟悉,想了想还是硬着头皮打车吧,终于等到一辆黑车,不加思索招手上车,说了目的地和时间,不堵车问题不大,飞奔起来,周一的早高峰,呵呵,是大家一贯的心情,我庆幸遇到了这个黑车师傅。主路上基本成了停车场,帮师傅把电台调到交通台,边听边选择路径。黑车,非法运营,路却是如此熟悉,走辅路穿小区过小巷,竟然很快到了二环接近车站处,车基本都是停着,一动不动。我看着时间,没有丝毫的慌张,那一份从容和淡定更甚于以往,和师傅说了句见口就出到辅路。也是一锅粥,想到了摩的,堵车过程中,把车费结了,师傅竟然没多要钱,好人!边走边看着路边,师傅还帮着我拦车,一辆不行,继续,又一辆,OK,上车,挥手再见。此时,距车站还有三个路口,二十分钟,司机也着急起来,见缝就走,前面一辆自行车,晃晃悠悠,压着车道,三次喇叭,置若罔闻,像没听见,车正顶了上去,看到人跳下了车,没事,一张没有丝毫表情、木讷而年轻的脸转了过来,摩的师傅下了车,此时我才发现腿脚行动不便,我在车内静静地看着他们,摩的师傅说了几句,那张不带表情的脸没有说话也始终没有任何反应,师傅帮扶起车,推一边,让开路,开始狂奔,到进站口还有十分钟。这一路像历险一样,终于我赶上了去往中心的车。
    车缓缓驶向心中的圣地,人慢慢安静了下来,写下了:
    请相信冥冥之中,莫辜负苦难旅程,累世今生爱不同。

    三月三,当天的早上,来到了中心。
    踏进中心的门,人就不在状态了。哈欠连天(在来时的车上,快到上海有半小时人也处于这样的状态),茫然呆滞,自己找地方坐下来,愣可可无声……
    老大来了,打过招呼,大家坐下来随意聊着,我一直呆傻发蒙,似乎是机械地坐在那里。老大问起谁先接时,因为我不同于以往的反应,巧玲、桔萍、陈诺等几个姐妹提议我在状态中,应当好接……在聊天的过程中,我摆上了供果,等待着那神圣的时刻。心里有些隐隐的紧张和担忧,我人较理性,怕自己不能放松进入状态,念头闪过,让自己静下来,心中笃定,随缘吧。
    12点,老大说开始吧。
    我依照老大的提示,先在中心的供奉前上香叩首,再点燃四根香插入地上的香炉,在香炉前对着老大三叩首。
    坐定,随着老大的灵语歌声,人静了下来,脑子空空,我试着运气开始练功,歌声停了下来,我也进入了练功状态,老大叫着我的名字,说着一些话,我似乎进入了日常练功时有的状态,身体后倾,呈一定角度固定在了那里,一动不动,我依稀听到了不同方向的的哭声和笑声,老大说,来的是谁,请报上名。我没有反应,保持着那个姿式,僵在那里……时间在慢慢流逝,老大说:“这旁边的人都哭的稀里哗啦了,还没反应,怎么不说话玩儿僵尸功啊,那我们就耗着,看谁耗得过谁。”眼前看到了先是土黄后转青黄再深蓝的物体,似乎很深很长,我不能确定。一柱香要过去了,老大有些动怒,猛跺脚,怎么回事呀,没完了!我似乎醒了过来,缓缓直起了身子,还是没有开口的意思。老大续上了香,我仍然试着运气练功,这一次,身体不再向后而是向左倾斜,再次定格在那里,老大说:“这次是比萨斜塔了,你倒是说你是谁呀,不能总不开口吧,你是海里的还是天上的?”我没有反应,还是坐在那里。老大对巧玲说,给她点儿酒喝。巧玲端酒喂到口中,说着喝吧,喝了赶紧开口说话啊。酒好喝,很有味道,但还是没有想说话的意思,继续僵着……是不是还想喝酒呀?我似乎笑着点了点头。再给她来一杯,我这酒可老不错了,再不开口骗酒喝可不行。巧玲过来说再喝一杯,喝了就说话呀。酒下了肚,还是没反应,我也只能听任时间流过……还莫名的有个念头闪过,让陈诺给我接灵。老大点上了一颗烟,说:“给你一支烟的时间,再不开口我可就灭了你。”烟抽完了,我依然没有开口的意思,只听得老大在地上写着什么,我的身体不知什么时候坐了正,感觉到有火光在眼前转动,我冷冷地看着,不为所动,心似乎也更冷。接灵期间我似乎感到了一种来自灵性的对抗……老大说这是冤亲债主,挡路的。送走了它,一柱香也将燃尽。老大说还有人吗?没人我们就收工了。我这边只是静静地坐着,再无反应。近两个小时,辛苦了老大和助阵的兄弟姐妹,叫餐吃饭。我依然坐在那里,什么也不想,只是坐着……老大走过来抚了我的头一下,起来吧,别坐着了。我也才起身。大家有说有笑,我很平静,来时也想到可能会有这样的结果。老大说这就是平时不练功的结果,你说怎么办呢?我笑着说,再接呗,我来一趟也不容易,辛苦老大了!
    午饭,大家聊着吃着,巧玲、桔萍等人说让她喝酒就开口了,大家一定是记着我聚会喝酒后的状态,并给我倒上了酒,在心里默默感谢着老大感谢着大家,倒也轻松度过。饭后小休片刻,只听老大说继续开工,这次陈诺和康康上,兴许人家不是冲着我来的。陈诺说我行吗?老大说试试吧,两个三月一起上,你们在前,我在后。并说起了我家灵师的身份。原来和三月、八月都有很深的渊源。接灵的现场正好有一位八月灵的姐妹若溪来助阵。陈诺、康康坐下,现场助阵的姐妹说八月也上去吧,这样若溪也搬了坐凳坐在了前面。我走到老大面前问,我要给她们磕头吗?老大说随你吧。想了想,我:一跪天机,认祖归宗,二跪老大寒阳,师傅引领。三位姐妹虽受累,我却不能跪。于是稳步走到了接灵位置,上了香没磕头。
我脱了鞋盘坐在地面的垫子上,运气练功。只听得陈诺唱起了我听不懂的歌,我人再一次随着歌声进入空灵状态。歌声停下来,只听陈诺叫着我的名字说:今天这里是你的舞台,你可以哭,可以笑,可以尽情表演,现在这个舞台就交给你了。我先是安静坐着,突然悲从心中升起,莫名地放声大哭。我自己都吓了一跳,有十多年了,除了父亲去世,我从未哭过,无论遇到任何事情。就那么不受控制的嚎啕大哭,不知有多少的委屈要通过哭声表达,这一哭得有二十分钟没有停下,听到老大在后面说,这还有完没完了!我抽泣着喘不上气来,似乎想说什么,前面的三姐妹开始安抚我,有人走到我背后轻拍我的后背,试着让我放松,陈诺说,来,听我的跟着一起做,可以打开手印,随意放松,做三次深呼吸。我依言做着,人慢慢从悲痛状态中缓过来。陈诺问我为什么如此伤心,是不是对不住她们,我点点头。说吧你是谁。我静下来,眼前有只大乌龟一动不动。我没说话。老大在后面和助阵的兄弟姐妹说着一些话,我听到老大说:这家伙上没有天下没有地,中间就这么一个神经病。我突然转头对着老大的方向说:你才是神经病!这话出口我自己也吓坏了,这决不是我之所为,但那时的状态不受我所控。终于开口,却是顶撞了老大。再次让我报名时,我又停了下来。口干舌燥,我要喝水。听着三位美女轮番说话,我突然又大笑起来,有些疯狂……笑过一阵,不再放纵大笑,应当是笑容满面,她们说我笑得很灿烂。我手放在胸口,指向三位美女,并笑着说我爱你们。这句话出口让我汗颜,一切都不由得自己。问我是谁时,我还是不说。若溪在上面问知道我是谁吗?我沉吟下,笑着指向她说,老婆。说完还是不说自己是谁,时间在一分一秒流逝,一柱香又要过去,听到陈诺有些生气的语气说这柱香燃尽就收工,不管我说不说,就是这点儿时间。面对通牒令,我坐在那里又不说话了。过了几分钟,陈诺说康康为我续上了香,老大在后边说了句,为什么还要给她续香?我坐在那里,再次催我说是谁时,我说自己看到了一只大乌龟,没有报名。又静了下来,陈诺说是不是想听小曲呀,我点点头,听到千年等一回,此时老大在后面也唱起了灵歌。听完老大的歌,没有声音。时间耗着大家的耐性,三位美女急了,开始轮番激将,灵语,天语,普通话;骂的,劝的,问的,不为所动。她们问是不是还想喝酒,让巧玲端酒过来,问我喝酒吗?我摇摇头,不喝,似乎若溪也在我的身旁,我竟然伸出双手要抱她们……不说话不说话,僵持,有人说伏羲,可我自己就是不说。陈诺在上面说这样吧我说你选,因为这个必须你自己报出来才行,这是流程。海神、伏羲、还有一个记不清了。我知道海神伏羲都是我,说哪一个?犹豫间,陈诺说跟着我说伏羲,我说伏羲,伏羲。到此时,这样我的接灵算是落地,告一段落。用时四柱香,并开先河,老大和三位师姐齐上阵。最后她们把我扶了起来,让我坐到桌旁,我竟然还在状态中,手挥着笑着说都是我的……准备让我做什么,我说我要睡觉。老大说这样子让她去睡吧。把我送回了楼下房间休息,也错过了龙月吉祥的接灵过程。

    感恩天机!感恩老大寒阳!感恩陈诺、康康、程若溪!你们为我受累辛苦了!

    那天包括我在内有三人接灵,晚上在给小猫悟心接灵时,姐妹们为我出了考题,背对背,不知写的内容。我有些惊讶,行吗?谈姐鼓励我说,想到什么就是什么,几个字都行,哪怕一个字。我在接到的折叠纸背面写着想到的内容。

下附对应内容:
    陈诺命题:
一、 你的未来在何方?                    答曰:心好乱
二、 2015陈诺的房子能装修入住吗?       答曰:热
三、 接灵后你想做什么?                  答曰:咬
四、 山海经演义何时启示?                答曰:忘将女
    巧玲命题:
五、 山东省济宁市城乡废弃物循环产业园项目五年内可以上市或者借壳上市吗?                              答曰:笑
    最后,准备打表时,老大为我出了考题:争强好胜  革地分割
我拿上考题到旁边坐下,提笔写下:
争分夺秒
强力有为
好事连连
胜利在望
    准备写第二题时,五哥走了过来,看了看我写的内容,说:天高,不是让你写成语。我坚定地点点头说:我知道。五哥放下走了,可疑惑的眼神……我也犯了蒙,平时见到大家接灵后都是写的诗,古韵文体,我不是,一直以来也没写过古诗文。看了看第二个考题,古诗文,写不出。直接去找老大。老大看了看,你这……算了吧。按以往的惯例,我也有些沮丧。供奉的事,老大意见是就一个大神报到,暂时别供了。
    流水帐记到返程,返京的路程同样前错后赶,发条紧绷。不细述,我乘坐地铁到虹桥站,出站时还有十五分钟高铁发车,下车,一路狂奔,到站台见车厢就上,等到了座位坐定,车启动,如此紧如此巧。这一次的往返,我一直在与时间赛跑,甚至在来接灵的前几天,常默写毛泽东诗词《满江红  和郭沫若同志》:小小寰球,有几只苍蝇碰壁,嗡嗡叫,几声凄历,几声抽泣。蚂蚁缘槐夸大国,蚍蜉撼树谈何易。正西风落叶下长安,飞鸣镝。多少事,从来急;天地转,光阴迫。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要扫除一切害人虫,全无敌。只争朝夕是那么深的记忆。
在车上,看到老大在群里说了几句话,我再一次不能自控,无声地痛哭,我知道自己的悲恸,放任自己,嚎啕无声……看着微信群内的情况,写下了:
一群马屁精,
做事凭感情。
要想做大事,
这样怎么行?

    我们带着灵魂的碎片重生,碎片修行,灵魂完整,才能重返天庭。放逐是为了改造,绝不是要演绎灵的历史和曾经。生命只是一个载体,拥有时不能放纵人性,灵魂的不完整在人性的修为中才能提升。
我们是幸运的,有幸做了这个载体。
还有好多事情在等着我们,我们被历史赋予了使命,我们要通过努力让人生完整。灵学,神学,人生哲学,不能割裂开来。让我们行动起来!
    说到使命,多年来一直认为自己富有使命。和朋友同事也曾说过,做事真诚认真。别人的一份信任就是我的职责所在。天机QQ群我曾是管理员之一,我也在履行自己的责任和使命。当一些问题出现,我会发声。用自己力所能及维护天机,因为那是我们大家的家。意见不同,不够理性,群内也出现了不和谐,一气辞掉了管理员,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我们因灵性相识,我们是兄弟姐妹,一生又一生,我们走在一起,磨练心性,提升再提升,只为共同返回天庭那一刻。这里的诱惑,不能放纵,心存敬畏,有始有终。德行天下,无喜无忧。
心中有佛  敬佛
心中有道  循道
心中有人  厚德

    我们是兄弟姐妹,情义深重;我们被赋予使命,让自己完整。

    我们是:
修炼的人:求真  奉献  礼让
修炼群体:理性  公正  神圣

    啰里啰嗦写了这么多,到今天才交出答卷,想明白一点,有些事情不需要他人的肯定,但自己对自己必须有交待,对过程经历要肯定,做事要有始有终。
再次谢过天机,谢过我家大神,谢过老大,谢过一起走过的所有兄弟姐妹!
我爱你们~永久!



天高云淡揖首感恩
    2015/6/6

上一篇 : 小猫悟心接灵笔记 下一篇 : 《关于鬼与风》
     
 
说天机道机密天使人类提升依,神可依人合一春风送暖白阳起。谈转地论法理替天行道都问底,人聚齐行归礼求真奉献爱满堤。
佛根强道根壮天人应天都帮忙,寻祖乡向中央三皇五帝回吾疆。修心性练性命万法归宗科技强,撤六道归净土日月同辉万古扬。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本站声明 | 友情链接 | 网站留言
© 2008-2016 天机网. 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鄂ICP备10206280-1